夜色书屋 > 历史穿越 > 女配她只想搞学习 > 女配她只想搞学习 第1节
    《女配她只想搞学习》作者:前岸
    文案:
    舒欢穿书了,不幸成为里面的恶毒女配,被渣男利用,可怜又可恶,最后人财两空,抱着女主同归于尽!
    还好还好,穿到女配的高中时期,一切来得及,舒欢决定远离渣男,逃离主线,不争不抢,专心搞学习!
    收拾完主动上门的麻烦,舒欢咆哮:“有完没完!还让不让人安心搞学习了!”
    男主闻言,搬出一沓试卷:“来,把错误的题目再做一遍。”
    面对贴上来的烂桃花,舒欢冷静:“对不起,我不想谈恋爱,我要考清华北大!”
    男主看了一眼她物理三十八分的考卷,问:“确定不需要我再帮你补习下?”
    内容标签: 重生 女配 穿书 爽文
    搜索关键字:主角:舒欢 ┃ 配角:陆也,陆绪,向宁,段宜恩 ┃ 其它:
    一句话简介:今天作业写完了吗?
    立意:立意待补充
    第1章 狗了个血
    酷暑,正午。
    一辆老旧地中巴车风尘仆仆地穿梭在山间的马路上,山路崎岖蜿蜒,坑坑洼洼,中巴车又年久失修,经不起折腾,一路是跌跌撞撞,摇摇晃晃,就像是喝了两斤二锅头的醉汉一样,横冲直撞。
    车里的人也跟着左摇右晃,昏昏欲睡。
    又路过一个大坑,车速不减,猛地一晃,舒欢没坐稳,“哐当”一下,脑门重重地磕在了车窗上。
    一阵剧痛,舒欢悠悠转醒,慢慢睁开眼睛。
    宿醉狂欢之后,她意识还没完全回笼,愣怔了半天,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一辆陌生的中巴车上。
    真是一辆破破烂烂的车。
    车身铁皮斑驳,磨损不堪,暴露出里头狰狞的锈色,椅背脏污,看不出本来的颜色,被一块一块经年累积的污渍覆盖。
    车窗也是坏的,想关上是不能的,外面灰尘扬起,扑面而来,舒欢冷不防吃了一嘴的灰。
    舒欢连呸了几口。
    抬眼望去,车里还坐着三三两两的乘客,衣着朴素,精神萎靡,无精打采地打着瞌睡。
    舒欢一脸懵逼!
    她怎么上的这辆车啊?她心爱的坐骑二手雪佛兰呢?
    这是要去哪里啊?她昨天不是庆祝升职加薪,和闺蜜们喝酒狂欢吗?怎么喝断片了,醒来就在这了?
    不会是新的恶作剧吧?
    不行,得打电话问问。
    舒欢下意识地打开包包去摸手机,结果手机没摸到,她倒是被吓得肝胆俱裂——她那个省吃俭用加班加点省下来钱买的lv包包呢?怀里这个土得掉渣死亡芭比粉书包是什么鬼!
    还有还有,身上穿的这一身土里土气的是什么?她的性感小黑裙呢?
    舒欢倒吸一口气,慢慢拉开拉链,里面只有两件同样土得掉渣的衣服,和几本高中课本书,角落里还有一叠票子,数了数,一共是三百六十五块四毛,全是邹邹巴巴,零零碎碎的。
    真是又心酸又少见!
    现在可是生活在出门只带手机随时移动支付的年代啊!她都多久没用过现金了,更何况还是这种夹着一毛一毛的现金!
    这绝对是恶作剧!
    一定是那几个二货故意整她,回去非好好收拾他们不可!
    舒欢觉得脑壳疼。
    尤其是刚刚被撞的地方,头疼欲裂,简直要炸,更诡异的是,紧接着一股陌生的记忆竟然强行涌入她的脑子里。
    还是一段悲惨剧情的记忆。
    原主人是个十六岁岁的少女,母亲早亡,父亲重病,今年开春撒手人寰了,爷爷不疼奶奶不爱,好在城里还有个家庭殷实的小姨要把她接到城里生活。
    原主从小失去妈妈没有享受过母爱,爷爷奶奶又重男轻女,对她嫌弃至极苛刻至极,从不给好脸色,动不动冷嘲热讽。爸爸人生不如意,喜欢酗酒,长此以往又患上疾病,贫困交加,脾气暴躁,经常对她又打又骂,吃不饱穿不暖是常友的事。
    这次小姨说要把她接到城里上学,她是又兴奋又激动!可惜身体太弱又加上严重晕车,被车身一磕,竟然就这么香消玉殒了,而正在喝酒狂欢的舒欢不知道什么原因穿了过来。
    舒欢:“……”喝个酒也能撞上这种狗血剧情,她不是该戒酒了?
    好巧不巧的还跟她撞了名字,原主也叫舒欢。
    “舒欢”这个名字普通,大街上随便一抓一大把,可是原主的小姨叫沈婉素,这温婉柔情的名字也不多见,怎么那么熟悉呢?
    还有她的姨夫叫秦守明,也是莫名的耳熟。
    到底在哪里见过呢?
    沈婉素,秦守明,舒欢……忽然灵光一闪,她终于想起来,这不就是是前段时间她熬夜追的小说里面的配角吗?
    说来也是巧了,她当初也是因为里面作天作地、作茧自缚以至于后面到歇斯底里的女配同名才多看了两眼。
    话说原主到了城市并没有过上梦寐以求的生活,深入骨髓的自卑和怯懦如影随形,在学校格格不入、饱受欺凌,后来遇上渣男对她示好,给了两分甜头,就便以为是遇见了真命天子,倾尽所有的付出。
    却不曾料到渣男喜欢的是女主,对她好其实就是利用她接近女主,得知真相后的她被嫉妒和痛苦烧昏了头脑,又离不开他的甜言蜜语,便把一切又归罪在女主身上,各种暗地里陷害女主。
    戏剧性的是,女主爱的是后面才遇上的渣男同父异母的哥哥,渣男被横刀夺爱,又加上争夺家产,于是跟原主凑成了一对渣男恶女,狼狈为奸,坏事做尽,把男女主虐得不要不要的。
    最后,舒欢被渣男抛弃,又失去孩子,疯狂之下,拉着女主同归于尽,香消玉殒。
    可悲可叹。
    这本小说后面断更了,男女被虐了五十万字,也没看见反击,看的时候可把舒欢气得呀!嘴里不停念叨“弄死她”“弄死这个贱人”……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眼下她竟然成了口中的“贱人”。
    你说命运这东西狗比不狗比?
    舒欢深吸了口气,揉了下阵阵抽痛的太阳穴,转头看了看窗外,布满灰尘的玻璃窗倒映出一个模糊的轮廓。
    线条柔美,巴掌脸,五官分明,可以隐约看出来是个小美人胚子,就是穿得土了点。
    既来之则安之,以后她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了,她可得好好经营,长成大美人,专心干事业,不作死不作妖,什么爱情渣男,通通滚一边!
    舒欢活了将近三十载,独自打拼多年,失业失恋啥没经历过?为了个男的害人害己不值得。
    小时候她也是留守儿童,父母带着弟弟外出务工,后面又在城里买房定居,在她高中的时候才把她接过去,感情寡淡,考上大学之后她拼命学习打工,一直靠着奖学金和兼职养活自己。
    毕业后靠着自己的奋斗,加班加到差点头秃,终于买了一辆二手车,又贷款买了一套小户型,也算有房有车的人了,加上最近又升职加薪,她以为自己要走向人生巅峰了呢,没想到乐极生悲,一下子嗝屁了!
    这下房贷不用还了,花呗也清零了,房子车子事业都没了。
    哎,好在还有一次重头再来的机会。
    说起来她虽然没有原主惨,可是经历还是有几分相似,原主说到底还是太自卑太极端,把渣男当成解救人生的稻草,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也把痛苦怪罪他人身上,终归害人害己。
    这次穿过来,舒欢就当做重新给人生打副本了,把原主的人生轨迹掰正,也给男女主的幸福让路!
    远离渣男,逃离主线,不给男女主角添麻烦!
    好好学习,努力赚钱,买房买车,重新走向人生巅峰!
    舒欢调整好心态,中巴车继续在路上颠了三四个小时,颠得她胃都翻江倒海了,神经恍惚了,才像八旬老人颤颤巍巍地驶入车站。
    原主行李不多,就一个书包和一袋土鸡蛋,是她攒了许久作为土特产送给小姨的,一份朴实无华的见面礼,想必觉得空手上门不好意思,这个时候的原主还保留着原有的单纯和朴素。
    舒欢身上穿得还是一身校服,简简单单地摘了个马尾,因为一路颠簸,头发有些松散了,脸色苍白,灰头土脸的,背着个审美欠佳的书包,手里提着一袋鸡蛋,远远看过去就是个刚进城的小土妞。
    舒欢心里叹气,慢慢向约定的地方走去。
    没过多久,就看到一辆黑色宝马停在路边,与记忆里的车牌号是一致。
    她正要过去,车里的人估计是看到了她,立马开了车门,下来一个端庄漂亮的女子,三两步跑到她跟前,一把将她抱住,声音哽咽:“小欢,你总算来了!快让小姨看看!”
    舒欢绵绵软软地喊了一声“小姨”。
    发出来的声音把她自己都吓一跳,太少女太嗲了,跟她原本的公鸭嗓天差地别呀。
    沈婉素拉着她打量,只看了两眼,便两眼微红:“这些年你受苦了,小姨早该接你过来,要不是你爸爸……”
    要不是她爸爸拦着,她前几年就打算接到城里,可惜她爸爸人穷志不穷,就算苦了自己苦了孩子也不能丢了面子。
    舒欢宽慰她:“我挺好的,都过去了。”
    沈婉素低头抹了抹眼泪,挤出一个笑容:“对对对,你说的对,都过去了,以后跟着小姨,定然不会让你受苦了。”
    这时候驾驶座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,衣着考究,保养得当,朝他们走过来:“别现在外面说话了,外头太阳不够大吗?回去再慢慢叙旧不迟!”
    秦守明原本语气不佳,在看清她的长相后,眼睛微微亮了下,眯着眼上下一溜,脸上的不耐烦一扫而空,话锋一转:“这就是……舒欢?几年不见,
    越□□亮了,我都快认不出来了。
    舒欢乖巧地打招呼:“姨父好。”
    沈婉素拉着她:“走吧,我们先上车,坐了这么久肯定又累又饿,先回家休息会儿,然后出去吃饭。”
    秦守明殷勤地接过她手里的东西,一马当先放在后备箱,随后又打开车门,故作绅士地做了“请”的动作,舒欢从善如流,羞羞怯怯地坐上车。
    实际上心里早就骂开了。
    舒欢看小说不走心不过脑,再加上原主这段经历作者没有过多笔墨,只是一笔带过,隐约记得这个秦守明是原主堕落疯狂、可怜可恨的助力之一。
    如今看到秦守明油腻的笑容、猥琐的目光、殷勤的举止,心里顿时了然了。
    肯定是看上这个水灵鲜嫩的侄女了呗!
    啊呸!又是个人渣!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    暗搓搓地开个文~
    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喜欢收藏一个鸭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