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书屋 > 其他类型 > 艳杀(1v1,女强年下) > 十六、救风尘
    谷雨巷81号,是一间有点破烂的二层楼房。
    “这还没到五点钟,”叶柠跟在蒋窈身后,担心地说,“那个女生应该还没有下班吧。”
    蒋窈口中含着牛奶的棒棒糖,双手插兜,风衣下摆跟随着她的走动而摇摆,一副洒脱至极的姿态。
    “那就等呗,”她含着糖,口齿不清地说,“顺便可以问一问她的邻居嘛,看能不能收获一些其他的消息。”
    果不其然,还真在邻居那里听到了“意外之喜”。
    “是有个男生时不时地来她家住,高高的,要不就是晚上来要不就是戴着帽子,反正看不清脸,神出鬼没的,我也问过她关于那个男的的事,但是她总是支支吾吾的,说不出个什么结果来。”
    另一个女人压低声音,对着她们说:“我听说啊,这个女生,以前是出来卖的......”
    “阿姨,”蒋窈打断她的话,“空口无凭的话,还是少说吧。”
    见外来的两人神情不虞,那女人才讪讪地说:“好了好了,我也是听说嘛,下次不说了。”
    “沉柔,”邻居叫住从屋前过的女人,招手示意她过来,“这有人说是来找你的。”
    “找我?”
    被叫住的紫衣女人惊讶地看过来,眼神里闪过慌张,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购物袋。
    叶柠先蒋窈一步走过去,对着沉柔亮出了林挚给她的警察证:“有一些事,需要你的配合。”
    蒋窈指指隔壁的房子:“去你家聊吧。”
    坐在客厅等沉柔给她们倒水的时候,蒋窈默默将家里看了个遍,虽然外面显得有些破旧,但是屋里是新装修过的,家具家电一应俱全且都是新的。
    左看右看,都没有发现和男人有关的东西。
    但是,蒋窈盯住角落椅子上放着的那件衣服。
    好像是chanel。
    沉柔将两杯水摆到她们身前,随后在对面坐下,问:“你们想问什么事啊?”
    “你,”叶柠小心翼翼地开口,“认识程城吗?”
    见沉柔不说话,她继续往下说:“昨天晚上我们已经将他抓捕归案,查到你曾经有一次在他被拘留的时候来看过他,所以才回过来找你,问一下与他有关的消息。”
    沉柔深吸一口气,双眸低垂,淡淡开口:“我和他交往过一阵,但是已经分手大半年了。而且交往的时间很短,我知道的,恐怕还没有你们知道的多。”
    这次叶柠还未开口,就被蒋窈抢先了。
    “沉小姐,”她毫不遮掩她的好奇,视线从沉柔身上扫过一圈,笑了,“可刚才你邻居才说,前几天还看到他来过你家。”
    “分手了但还是朋友,”沉柔假装镇定,用拙劣的借口解释着,“他碰巧过来办事,顺便过来看了我一下。”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    面对她的质疑,沉柔重重点头,坚定道:“当然。”
    “他是来给送衣服的吧?”
    用手一指挂在椅子上的那件衣服,蒋窈笃定地看着她,嘴角微微上扬:“chanel今年春夏新款,他可是大手笔呢。”
    成衣的价格虽然比不上高定那般吓人,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还真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    而沉柔浑身上下都是没有牌子的衣服,简单一想便可知道这不是她买的。
    灵光一闪,蒋窈陡然想起程城手腕上好似有一个卡地亚的手镯。
    沉柔还想反驳,但蒋窈不打算让她继续说“假话”。
    “你说不说真话都不要紧,我们来的目的也只是想了解一下程城的情况,他的罪早就已经定下来了,你说或不说都改变了结局。”
    “只是可惜,”蒋窈双手一摊,“如果有人能劝他反水,给警方多提供点有效信息,说不定还能判得稍微轻一点呢。”
    蒋窈在赌。
    赌沉柔和程城之间能有多少情谊。
    从邻居口里知道沉柔的工资不高,勉强能养活自己而已,可这家里又装修又有新家具,沉柔脖间也有隐约可见的金吊坠,以及那件衣服......既然不可能是她自己买的,那就可能是程城特意“照顾”她的。
    程城也未见穿得有多好,浑身上下可能也就那个手镯值点钱,可那也不过是最便宜的一个系列。
    “我听你邻居说,这房子也是程城帮着你装修的,他对你好不错嘛,怎么就分手了呢?”
    又肯花时间,又肯花钱,程城对沉柔也算得上劳心劳力了。
    她不信,眼前这个女人没有过心软的时候。
    “你就没有想过,帮他一下什么的?”
    沉柔全身抖了一下,手指紧紧扣在一起,神情凝重。
    “你...你确定我能帮得到他?”
    沉柔缓缓抬头,郑重出声。
    “当然,”蒋窈又撕开一个棒棒糖的包装,将糖塞进口里,“只要你说真话,我自然能想到帮他的方法。”
    叶柠全程袖手旁观,终于在沉柔建设好心理准备开口之前,到厨房倒了杯热水给她:“先喝口水吧,不着急,能将事情说清楚就行。”
    水杯的热度从手心一直蔓延到心脏,暖流缓缓从身体里流过,沉柔攒足勇气,缓缓开口道:“我和程城是四年前认识的,那时候,我还是一个‘小姐’......”
    叶柠和蒋窈同时一愣,随即看向彼此,心中同频率出现一句吐槽的声音——
    靠,男人对于救风尘的事也太热衷了吧。